原创常何墓碑告诉咱们:李世民头号仇敌从来不是李建成,更不是李元吉

原标题:常何墓碑告诉咱们:李世民头号仇敌从来不是李建成,更不是李元吉

“上方泛舟海池,世民使尉迟敬德入宿卫,敬德擐甲持矛,直至上所。上大惊,问曰:“今日乱者谁邪?卿来此何为?”对曰:“秦王以太子、齐王作乱,举兵诛之,恐惊动陛下,遣臣宿卫。”

——《资治通鉴·唐纪七》

读《通鉴》,说《通鉴》,用《通鉴》。大家好,今天陶陶继续为大家带来史学巨著——《资治通鉴》的讲解。

玄武门之变,或许是中国历史上最著名、最血腥、最泯灭人性的政变。公元626年7月2日,秦王李世民携长孙无忌、尉迟恭等人埋伏于玄武门,截杀了前来觐见唐高祖李渊的李建成、李元吉。而李渊,也不得不将太子之位让给李世民。随后,李世民杀入东宫和齐王府,将自己10个侄儿杀得干干净净。

在很多人看来,玄武门之变的主要目标是李建成、李元吉。而在史料中,史官连篇累牍地控诉李建成和李元吉对李世民的迫害。因此在很多人看来,李世民诛杀亲兄弟,乃是无奈之举,是一种诛杀元恶,保全自身安全的自卫、无奈之举。但是历史现实真的如此吗?就让我们结合《资治通鉴》和史料,来探寻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的真相。

一、李渊的“一碗水端平”

作为同母兄弟,李建成和李世民之所以会兵戎相见,其主要原因是皇位继承。而在这方面,两人都有资格,李建成是无可争议的嫡长子,在统一天下过程中颇有功劳;而李世民呢?乃是李唐攻城略地的主力,他连续消灭刘武周、窦建德和王世充,几乎打下了大半个天下。

展开全文

到底是立嫡以长还是立嫡以功,李渊很难做出抉择。在举棋不定之间,李建成和李世民的斗争越来越激烈,已经到了势同水火、冰炭不容的境地。

但从李渊的心理倾向来看,他仍向着长子李建成、因为按照中国古代宗法,李建成是毫无争议的继承人。而作为次子的李世民,虽然功高卓著,但是名不正、言不顺。即使立他为太子,也会面临诸多争议。而隋朝,真是因为废长立幼而二世而亡,李渊自然不会不吸取教训。

因此,李渊应该逐步瓦解李世民的势力,将他贬官、囚禁甚至杀掉。然而,李渊却并不敢这么做。除了父子亲情的考虑外,实际还有国防方面的因素。因为唐朝虽然一统天下,但是中原久经战争,百业凋敝。而北方的东突厥则处于国力最强盛的时期,曾多次南下至渭河,威胁长安,乃是唐朝的心腹之患。

因此,若将李世民废黜进而杀害,试问谁来抵御突厥?因此李渊不仅不能降低李世民地位,反而必须稳住他,进而将之步步高升。因此,李渊将李世民任命为古所未有的天策上将,掌握常人难望其项背的权力。不仅如此,他还让李世民开府置吏,在府内招募八百精兵。其中包括秦琼、程咬金、尉迟恭等盖世名将。而李渊这样做,无疑会李建成和李元吉的警觉,进而激化与李世民的冲突。

二、李渊开始拉偏架

随着唐朝国力的恢复,突厥的威胁减轻,而李渊的天平便自然而然地倾向于李建成一边。因此,李渊在李建成和李世民之间,开始拉偏架。

在一次狩猎活动中,李建成故意给了李世民一匹病马,害得他差点掉下马摔死。李世民起身后,满不在乎地说:“死生有命,看来我大难不死啊!”谁知李渊听到后,将之曲解为“我有天命 ,方为天下主 ,岂有浪死”,于是他当着建成、元吉的面,将李世民大骂一顿。

之后,李建成又用毒酒暗害李世民,害得李世民口吐鲜血,差点死掉。而李渊不仅没有对李建成做出任何惩罚,反而还“劝慰”李世民:“你少去会餐即可。”

到了后来,李渊甚至允许李元吉“借走”秦王府的猛将,比如秦琼、程咬金、尉迟恭等人。与此同时,还将李世民最重要的谋士——房玄龄和杜如晦下放到地方。

李渊不仅偏袒李建成,如今还明目张胆地削除李世民的羽翼。但在表面上,李渊仍给李世民灌迷魂汤,说要他建天子旌旗于洛阳,让他李世民远离纷争。然而李世民已经渐渐看明白,自己父亲的行为,无疑是温水煮青蛙。如今李渊年事已高,若让李建成当上皇帝,李世民恐怕死无葬身之地。

因此,李世民决定发动玄武门之变。而他目标与其说是李建成、李元吉,不如说是李渊本人。

三、常何与玄武门之变

1920年,甘肃敦煌的藏经洞中,发现了大量文书,荣誉资质被称为敦煌遗书。由于管理不善,导致敦煌文书大量流失海外,而其中一份更是被法国人伯希和劫去。其中一个编号为P. 2640的文书中,发现一件足以改写史书的墓志——《常何墓碑》。这个墓志是个抄本,已经失传了很多年。

而这则墓志,也让我们明白,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的最大目标根本就不是李建成和李元吉,而是李渊。

常何,是守卫玄武门的重要将领。他先后跟随李世民和李建成打仗,而在玄武门之变爆发前,常何乃是李渊的人。毕竟作为宫城禁兵,乃是皇帝本人的亲信,不仅不能听从李建成,也不能听从李世民。

然而根据墓志记载,这支绝对不能收买的禁兵,却悄悄地站在了李世民一边。常何墓志记载:

( 武德) 七年,奉太宗令追入京。賜金刀子一枚,黄金卅挺,令於北門領健兒長上,仍以數十金刀子委公錫骁勇之夫。趨奉藩朝,參聞霸略,承解衣之厚遇,申繞帐之深誠。九年六月四日,令總北門之寄。

也就是说,早在玄武门之变爆发前两年,李世民就将常何作为突破口。2年间,李世民给了他大量黄金。而常何被收买后,或许用这些黄金,收买了其他战友。到了玄武门爆发前,常何刚好在玄武门值班。

要知道,收买皇帝禁兵乃是滔天大罪,即使是亲儿子也得杀头。李世民收买禁兵的行为,与其说是要对建成、元吉下手,实际是对李渊图谋不轨。如果直接对李建成下手,为何不收买东宫的人?因此从一开始,李世民最大的假想敌就不是李建成,而是他背后的李渊。

最终在公元626年7月2日,李世民倾巢而出,发动玄武门之变。李世民等九人,大摇大摆地穿着盔甲,拿着武器进入玄武门。而按照规定,禁兵有权收缴他们武器。当李世民发动暗杀时,近在咫尺的禁军却充耳不闻,放任建成和元吉被杀。

而当东宫、齐王府的士兵前来救援,北门禁军又随秦王府精兵一起,据城死守。此战中,甚至连玄武门最终军官——敬君弘也战死了。由此可见,玄武门已经被李世民渗透得千疮百孔。

杀害李建成和李元吉后,李世民等人马不停蹄,直奔自己的主要目标——李渊。而奇怪的是,李渊此时竟然在人工湖里泛舟。明明儿子们前来觐见,自己却在湖里玩,怎么看都不合常理。因此有人推测,李世民事先派亲信侯君集进入皇宫,已经先行控制了李渊。

随后,尉迟恭全副武装,拿着长矛,提着建成和元吉的头颅,前来觐见李渊,也上演了文章一开始的那一幕。杀人不眨眼的尉迟恭恶狠狠地说:“太子、齐王造反,已经被秦王平定,秦王特派我来保护你。”

事实上,尉迟恭不是来保护李渊,而是逼他就范。如果李渊敢说个“不”字,其下场恐怕和他儿子没什么两样。因此,李渊强忍悲痛,屈服于李世民。之后,他又忍痛看着李世民杀入东宫和齐王府,将他十个孙子全部杀害。

不久后,李渊将皇位让给了李世民,自己则当了太上皇。在讲究孝道的古代,杀害父亲的名声很不好听,因此李世民也就顺势收了刀。此后,李渊被软禁在宫中,过着囚徒一般的生活。

对于这样的惨祸,司马光在《资治通鉴》中评价道:

“立嫡以长,礼之正也。然高祖所以有天下,皆太宗之功;隐太子以庸劣居其右,地嫌势逼,必不相容。向使高祖有文王之明,隐太子有泰伯之贤,太宗有子臧之节,则乱何自而生矣!”

在司马光看来,在玄武门之变中,李渊要付最大责任,如果他有“周文王”之明,能够及时在两个儿子之间做出抉择,又怎么会有如此血案呢?玄武门之变的故事告诉我们,在利益面前,血脉是靠不住的。如今社会,为了财产打得头破血流的亲属还少了?因此不如快刀斩乱麻,将冲突止于未萌。


Powered by 竞彩足球玩法-竞彩足球推荐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