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创传说中有三头吊睛白额猛虎,武松打了一头,另外两头被谁打了?

原标题:传说中有三头吊睛白额猛虎,武松打了一头,另外两头被谁打了?

一提起打虎英雄,人们首先想到的是武松武二郎而不是黑旋风李逵,除了人品有天壤之别外,他们打虎的手段也截然不同,更重要是他们打的老虎也不一样。

武松用拳脚打死的是吊睛白额独行猛虎,李逵用腰刀和朴刀杀死的是连大带小一窝老虎。有人说古代真正的吊睛白额猛虎只有三头,这样的老虎是半神一般的存在,只有像武松这样天神一样的英雄才能降伏。

于是我们今天的话题就出来了:传说中只有三头吊睛白额猛虎,武松打了一头,另外两头被谁打了?武松打虎跟李逵打虎有什么不同?

首先我们要说的是,武松叫打虎,而李逵那叫杀虎,而且李逵杀虎过程,也可能是他自己吹嘘的,根本就不符合老虎的习性:老虎父母带着两只小老虎过日子,那是根本不可能的,老虎又不是狮子,是看不到办完事就走的“父亲”的。

李逵杀虎,杀得容易,杀得可疑,而武松打虎,打得艰难,打得真实:“忽闻一声霹雳响,山腰飞出兽中王。昂头踊跃逞牙爪,谷口麋鹿皆奔忙……虎来扑人似山倒,人去迎虎如岩倾。臂腕落时坠飞炮,爪牙爬处成泥坑。拳头脚尖如雨点,淋漓两手鲜血染。”

武松打这头独行的山中之王,足足搏斗了一顿饭的功夫,打死了老虎,武松也累瘫了。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的武松,“手脚都酥软了,动弹不得。”

展开全文

武松打虎,那可是连吃饭的劲儿都使出来了,这不是武松不行,而是那老虎太厉害了。跟李逵杀掉的菜鸟老虎不同,景阳冈上这头吊睛白额猛虎,居然还会武功:一般的武林高手,都会被它三招拿下。

如果再给武松一次选择,他是绝不会孤身一人夜闯景阳冈的。武松打虎,表面上是战胜了吊睛白额大虫,实际是他战胜了自己心中的恐惧。

跟武松不同,传说中的另外两位打虎英雄,则显得轻松许多,比较起来,这三位打虎英雄中好像是武松最弱。

读者诸君请注意,咱们今天说的是传说而不是正史,所以用智谋刺虎的卞庄、打虎后改过自新的周处、扯着老虎尾巴玩耍的曹彰,正史中都有记载,而正史记载又极其简练,就只好把他们放在一边,还是来看看传说中的打虎英雄。

这时候可能有读者已经着急了:你只说打虎英雄武二郎,为啥不说打虎英雄李存孝?

读者诸君切莫着急,咱们接下来要说的就是“王不过项将不过李”中的李存孝。

李存孝在历史上确有其人,而且在《旧五代史·卷五十三》和《新五代史·卷三十六》中均有记载,正史中只介绍了他的姓名和履历以及勇悍,却没说他打过老虎:“李存孝,本姓安,名敬思。少于俘囚中得隶纪纲,给事帐中。及壮,便骑射,骁勇冠绝,常将骑为先锋,未尝挫败。”“太祖(李克用)掠地代北得之,给事帐中,赐姓名,以为子,常从为骑将。”

在正史中并没有记载李存孝打虎,他是李克用抢来的少年俘虏,后来起兵反抗李克用失败,主动投降后被车裂。

既然正史中没有,咱们就可以拿传说来说事儿了。

李存孝打虎的传说,最早见于《残唐五代史演义》,据说是罗贯中编辑整理的,这倒也不奇怪,因为万历版的《水浒传》,署名也是“罗贯中”。

《残唐五代史演义》跟《水浒传》还真有一点相似之处,比如李存孝打虎过程,跟武松打虎过程有惊人的相似之处:都是睡梦中有老虎来袭,写打虎过程的赞诗,除了景阳冈变成“飞虎山”,竞彩足球推荐清河壮士变成“牧羊壮士”之外,其他二十二句完全相同。

在以抄袭为耻的古代,如果这两本书的作者不是同一个人或者有师徒关系,即使不被官府抓去打板子,也要被同行的唾沫淹死的,可不像现在,专门抄袭洗稿的居然还成了大咖。

之所以说李存孝比武松厉害,是因为在正史中,李存孝比武松厉害(这二人都是真实历史人物),就连打虎,也是李存孝显得比武松轻松:“那虎见人欲来打它,便弃了羊(正在吃牧童李存孝的羊),对面扑来,其人躲过,只扑一个空,便倒在地,似一锦袋之状,其人赶上,用手挝住虎项,左胁下便打,右胁下便踢,哪消数拳,其虎已死于地下。”

李存孝打死老虎,可不像武松那样累瘫,他看见老虎尾巴还在抽搐,居然又揪着尾巴把老虎抡起来往石头上摔,最后隔着山涧扔给了李克用。

如果说武松打虎有天神一般的力气,那么李存孝打虎,就是天神下凡了。

李存孝打虎比武松轻松,而另一个人打虎,比李存孝还轻松——他两拳就解决了战斗。

一拳解决掉老虎的这个人,就是大名鼎鼎的薛仁贵,跟李存孝一样,薛仁贵也是真实存在的英雄,正史中也没记载他打虎。

薛仁贵三箭定天山的故事,是故事也是史实,而在传说中,薛仁贵也是一位打虎英雄——演义小说和民间传说中,好像不打死几头老虎,都不配当英雄故事的主角。

薛仁贵的事迹在新旧两唐书中均有记载,而且他的武器还真是一把长戟。薛仁贵能够一箭洞穿五重铠甲,而且三箭定天山也确有其事:“时九姓(康、安、曹、石、米、何、火寻、戊地、史,现在多在中亚)众十余万,令骁骑数十来挑战,仁贵发三矢,辄杀三人,于是虏气慑,皆降。仁贵虑为后患,悉坑之。军中歌曰:‘将军三箭定天山,壮士长歌入汉关。’九姓遂衰。”

薛仁贵打虎,比李存孝打虎还轻松,所以很多演义和传说只是一笔带过,比如《说唐全传》和《薛仁贵征东》,一般都说薛仁贵本人就是一头白虎下凡,他打老虎属于以大欺小,所以两拳就解决了战斗但却没有痛下杀手。

在民间传说中,薛仁贵之所以“同类相残”打老虎,是为了救程咬金:“白额虎(追程咬金)飞也赶来,即时上前,一把将虎领毛扯住,用力捺住,虎便挣扎不起。便提起拳头,将虎左右眼珠打出,说:‘孽畜,你在此不知伤了多少人性命,今撞我手内,眼珠打出,放你去罢。’那虎负痛而去。”

因为是同类,所以薛仁贵放了那吊睛白额虎一条生路,只是不知道两眼都看不见的老虎如何觅食。

民间传说中这三头吊睛白额虎,被三位打虎英雄一通痛殴,估计最后一个都活不了,但是要说武松是三位打虎英雄中最弱的一个,笔者好像有点不太情愿:武松打虎,那才是真打,李存孝和薛仁贵好像有点闹着玩,这二位的神勇,有点让人不敢相信。

所以最后还是要请问读者诸君:这三位打虎英雄,哪一位更真实更令人尊敬?除了这三位,传说中还有哪些打虎英雄,他们的打虎过程,是否比武松打虎更精彩?


Powered by 竞彩足球玩法-竞彩足球推荐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